中国心理学会通讯
   
2008年第10期
第五届世界治疗大会在北京召开
大会工作坊
其他活动
媒体报道
参会人员有感
 
第五届世界治疗大会在北京召开
    第五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The 5th World Congress for Psychotherapy, WCP2008)于2008年10月12日至15日在中国北京召开。大会由世界心理治疗学会(The World Council for Psychotherapy, WCP)主办,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中国心理学会、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承办。这是世界心理治疗学会第一次在中国乃至亚洲举办大规模的国际心理治疗大会。来自5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1500名代表参加了本次大会,其中包括外宾728位。
    
          开幕式现场                                                               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程东红致辞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韩启德教授向大会致信表示祝贺,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程东红出席开幕式并致辞。WCP主席Alfred Pritz教授、国际心理治疗联盟主席Ulrich Schnyder教授、国际精神分析学会主席Claudio Laks Eizirik教授以及其他许多国际心理治疗组织的领导人都出席了会议。
       本届大会主题为“东方与西方的交融-全球化对心理治疗的挑战”,共组织了19个工作坊,23个免费工作坊,56个大会特邀报告,71个特邀研讨会,52个组织研讨会,3个论坛。多位在国际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界非常著名的学者和专家出席了会议并发表了演讲或开办了工作坊,极大地促进了学术上和临床上的交流。与会者以不同的文化视角,互相传达了中西方心理治疗、心理咨询的最新理论和技术,增进了国际同仁间的沟通与了解。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我国的心理治疗与心理咨询事业成长非常迅速。现在我们的社会正处于转型期,经济的快速发展、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生活节奏加快、压力不断增大,伴随而来的是心理疾病的日益增多。同时,我国近年自然灾害频发,特别是今年的5.12汶川大地震,更是使全社会发出了对心理救援需求的呼声。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这样一届国际性的高水平的心理治疗大会,有助于我们学习国外同行的先进技术和经验、提高自身的专业水平、促进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在中国健康科学地发展,对我国心理治疗事业意义深远。

 
大会工作坊
    本届心理治疗大会在会前(10月9日-10日)和会中(10月13日-15日晚间)共举办了19个不同主题的收费工作坊,涵盖了认知行为治疗、精神分析/心理动力学/精神分析心理治疗、存在主义/人本主义心理治疗、伴侣/家庭治疗以及创伤治疗等多种治疗流派。
       来自美、英、法、德、挪、日、中等国家的国际知名治疗专家及其同事们受邀主持了各工作坊,包括:认知行为治疗学派的泰斗级人物David Barlow,国际认知心理治疗协会前任主席David Clark,国际精神分析协会前任副主席、挪威精神分析协会现任主席Sverre Varvin,当代著名精神分析大师Nancy McWilliams,欧洲荣格研究中心创始人及主席Brigit Soubrouillard,人本主义治疗的代表人物Margaret Warner,萨提亚家庭治疗大师Maria Gomori,结构家庭治疗大师李维榕,欧洲心理创伤学协会创立人Helga Matthess,纽约大学音乐治疗中心主任Diane Austin,日本箱庭治疗大师?田康伸以及国内著名的心理治疗师如赵旭东、李子勋等。
       大会学术委员会对每个工作坊的主题及主讲人的资格进行了严格的评估和审核,确保其学术价值,同时也保证其主题既不过于艰深,又不流于入门,并能很好地配合中国心理治疗界目前的实际需要(例如,“5?12”大地震后特别突出了工作坊中与创伤治疗相关的主题)。
       近500人次中外学员报名参加了收费工作坊。由于大多数报名工作坊的学员为中国人,为保证交流顺畅,所有工作坊均配有中文翻译(或主讲人直接使用中文)。所有翻译均为英文水平较高的专业人士,具有临床心理学或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研究生以上的学历背景。
       参加工作坊的学员反应良好。一位参加David Clark工作坊的学员称,这是他第一次在中国接受如此高水平的认知心理治疗教学,虽然讲授的是基础内容,但其中不乏观点和技术走在国际前沿,让人在学习基础的同时,也了解到这一领域的最新进展。另一个工作坊的主讲人,美国的Nancy McWilliams是第一次来到中国,但此前她的著作已经在中国获得业内人士广泛的推崇,超出60名报名者得以参与了她的工作坊。事后很多人感叹:单是获得这样一个与精神分析界公认的大师面对面交流之机,已经使此次参会不虚此行,何况讲授的精彩生动、深入浅出,确实无愧大师风采。       此外,在大会召开期间,还举办了23个涵盖各治疗领域的为期半天的免费工作坊,以供参会会员选择,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其他活动

中国心理学会与日本心理临床学会座谈

       大会期间,中国心理学会张侃理事长等代表与日本心理临床学会富永良喜教授一行进行了座谈。张侃理事长首先对日本心理临床学会此次在抗震救灾工作中给予中国人民的帮助表示了衷心的感谢,而后向日本专家简要讲述了中国心理学会开展的心理援助工作和已经展开的有关调查研究,并提出了对未来工作的一些设想。


       日本专家对中国心理学会开展的相关工作表示肯定,并结合他们早期的工作经验对我国震后中长期心理干预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最后,双方都对未来定期召开“中、日、韩”心理咨询和治疗交流会议表示出极大的兴趣,并将努力推动此项工作的开展。
 

中国心理学会与泊爱慈善基金联合主办

“四川灾区心理援助研讨会”

       大会期间,中国心理学会与泊爱慈善基金共同召开了“四川灾区心理援助研讨会”上。会上,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张侃教授、泊爱基金发起人向水先生、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张建新教授和本次大会执委会主席钱铭怡教授分别作了发言。大家分别就自己所在单位在抗震救灾过程中开展的大量工作进行了汇报,并希望能有更多有爱心、有能力、有实力的社会各界人士,像泊爱基金一样,为支持和促进我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而努力。      


 
媒体报道

转自:中国科协网

第五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在京召开

      历经9年多时间的积极筹划和准备,心理治疗界的全球性盛会----第五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于10月12日在中国北京隆重召开。本届大会主题为“东方与西方的交融-全球化对心理治疗的挑战”,这也是世界心理治疗学会第一次在中国乃至亚洲举办大规模的国际心理治疗大会。
      来自全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界著名的学者、专家、医生、心理学工作者、社会工作者和教育专家等近两千名代表参加了上午的开幕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向大会致信表示祝贺。开幕式由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所长张侃主持。
      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程东红出席开幕式并首先致辞。程东红表示,很高兴第五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能够在中国举行,希望此次大会能够搭建起一座中西方文化间相互交流、共同发展的桥梁。程东红指出,近年来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在中国取得了良好的发展,中国同世界其他国家在这方面的交流也越来越频繁。尤其是在汶川地震期间,中国的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工作者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为灾区人民的精神健康撑起了一把绿色的保护伞。程东红认为,此次大会既是一个向国外学习技术和经验的机会,同时也是向西方社会展示东方文化中心理治疗思想的机会,希望与会专家、学者畅所欲言,充分交流,最后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随后,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理事长、本届大会国内顾问委员会主席蔡焯基,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本届大会中方主席钱铭怡,世界心理治疗学会主席Alfred Pritz(奥地利)等国内、国际著名学者嘉宾纷纷致辞祝贺大会的成功召开。
      近年来,心理治疗与心理咨询在中国发展非常迅速,相关从业机构如雨后春笋半涌现。2007年,中国心理学会提出了临床与咨询心理学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员注册标准及临床与咨询心理学专业工作伦理守则。在5.12汶川大地震中,许多专业人员奔赴灾区进行心理援助,在危机干预和创伤治疗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本次会议还将为此举办专场研讨会和论坛。
      据悉,本届大会将采取多种会议交流的方式,包括大会报告6场,论坛3场,会议演讲26场,主题演讲29场,特邀研讨会72个,研讨会53个,墙报展示345张。除会议交流外,会前和会间还将举办多场专业培训(工作坊),共计8种类型19个收费工作坊,23个免费工作坊。
      本届大会是由世界心理治疗学会主办,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中国心理学会、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承办。世界心理治疗学会总部设在奥地利维也纳,是一个国际性学术组织,目前已成为联合国非政府组织成员。该组织的宗旨是团结世界各地的心理治疗人员,共同推进心理治疗事业的发展。世界心理治疗大会每三年举办一次,至今已经举办了4届,前三届都是在欧洲举办,第四届在阿根廷举办,本次世界心理治疗大会是第五届,下一届大会将移师澳大利亚。
 

转自:《科学时报》

今日世界需要心理治疗

      “2020年左右,抑郁将会变成最为流行的障碍。急性的情感危机需要我们采取行动,对于攻击性的控制是我们面临的一个主要任务。”
      10月12日,第五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WCP2008)在北京拉开帷幕,世界心理治疗大会主席、西格孟德弗洛伊德大学教授Alfred Pritz在主题报告《今日世界需要心理治疗》中作了上述表示。      


“全球化进程已经触及到人类处境的方方面面。”Alfred Pritz说,现在全世界正面临着一次严重的金融危机,最近中国也刚刚经历了一次有着全球性影响的中毒事件,此外还有全球化战争等问题;而家庭结构由原先的大家庭转变成小型的家族群体和单身人士;由于现代通讯工具的缘故,时间的脚步也加快了……这些问题都促使心理问题在当今社会越来越凸显。
      Alfred Pritz以奥地利人的焦虑和抑郁症状为例说,在奥地利,15岁以上的男性有焦虑和抑郁症状的人占15.1%,女性占17.5%。从年龄分布来看,15~39岁的人群中,有焦虑和抑郁症状的男性占17%,女性占18.8%;40~59岁的人群中,有焦虑和抑郁症状的男性占16.9%,女性占17.5%,60岁以上的人群中,有焦虑和抑郁症状的男性占7.5%,女性比例则超过了10%。
      Alfred Pritz表示,对于数百万有情绪问题的人来说,心理治疗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帮助。在未来,跨文化之间的交流尤其会丰富心理治疗工作,并将帮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不同文化背景下人类的处境。
      第五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的主题是“东方与西方的交融----全球化对心理治疗的挑战”,由世界心理治疗学会主办,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中国心理学会、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承办。
      “此次大会是世界心理治疗大会第一次在亚洲国家举办,也是第一次在中国举办的大规模国际心理治疗大会。”WCP2008执委会主席、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钱铭怡向记者介绍。
      WCP2008学术委员会主席、同济大学教授赵旭东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奥地利1990年出台了世界上第一部《心理治疗法》,后来很多国家相继出台了相关的法律,但我国至今还没有类似的法律制度。现在,我国正在筹备制定《精神卫生法》,其中就涉及心理治疗的领域;目前法律草案已经形成,并上报给国务院。此外,在部门行政管理方面,关于心理咨询师如何融入到现在的健康保障体系等问题也正在探讨中。

 
参会人员有感

第5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侧记

张天布 2008-11-6

       举世闻名的国家奥体中心,在成功的举办了奥运会之后,已成为了重要的国际会议场所。10月国庆节刚过,这里又迎来了世界智力奥林匹克运动会和第五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The 5th World Congress for Psychotherapy, WCP2008)。人们戏称这次大会是心理奥林匹克(Psycho-Olympic ),这次大会由世界心理治疗学会(the World Council for Psychotherapy)主办,中国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和北京大学心理系承办,大会的主题是“东西方对话”。共有来自67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多名代表出席了本次大会。
       WCP总部设在奥地利维也纳,是一个国际性学术组织,目前已成为联合国非政府组织成员。WCP的组织宗旨是团结世界各地的心理治疗人员,共同推进心理治疗事业的发展。WCP已经举办了4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每次会议人数为3500-4500人。WCP2008是WCP第一次在亚洲国家举办的会议,也是第一次在中国举办的大规模国际心理治疗大会。现任主席Alfred Pritz 教授,是维也纳佛罗伊德大学的校长。在开幕式上他做了题为“当今世界需要心理治疗”的主题演讲,其中非常风趣的引用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里的大段语录,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中心思想来说明这次“东西方对话”的大会主题,在这个全球化到来的时代,WCP2008 要让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各种学术流派得以表达。来自五大洲的代表分别上台用自己的母语或歌声,同时也用英语表达了自己的祝贺和愿望。主办方为开幕式安排了传统的中国杂技表演。
       大会的工作用语为英语,这作为国际学术会议的惯例本无可争议。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一个来自美国的自称为华人的老先生站起来,用英语对这个安排表示不满,他自己觉得这是对中国人的不尊重,他在随后用汉语说明自己刚才意见时的态度和情绪反映似乎更加愤怒、激烈。但是他的呼吁却应者寥寥,大会的中方主持人也用英语和汉语对他的意见表示不同意,并委婉的告诉他,作为真正的中国人能够接受这种国际学术活动的语言惯例,会议用英语这不牵涉什么政治和文化歧视,我们并不感到有什么委屈,这是大国国民的风范,而不是在美国的所谓中国人的那种感觉。仔细想一想,其实这个平台是为来自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讲不同语言的所有人搭建的,用英语是方便大家的,非仅仅是为了方便英美等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员。重要的演讲设了汉语、英语等语言的同声翻译
       会议内容丰富, 高手云集:大会的主要发言安排在上午,有大会主题演讲,特邀演讲,和大会演讲,由学术委员会邀请来自全球的专家对不同主题做一个小时的演讲。其中有各个学术流派的代表人物,如David Barlow(认知行为治疗领域顶级专家)、Otto F. Kernberg(精神分析领域顶级专家)等。国际专业组织领导人包括:WCP主席Alfred Pritz、世界文化精神病学会(World Association of Cultural Psychiatry)主席曾文星 、国际精神分析协会(the International Psychoanalytic Association IPA)主席Claudiol Eizirik
       目前东方的心理治疗思想已经越来越多地为国际心理治疗界所接受。在本次大会上,不仅西方的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的理论和技术在本次大会上得到交流,东方的传统思想及治疗方法,也在本次会议上展现其风采。WCP2008作为连接东西方文化的桥梁,为中西方心理治疗师之间进行学术交流提供一个独特的机会,是东西方心理治疗界进行学术交流和思想碰撞的盛会。中国来自湖南湘雅医学院的杨德森教授作了“道家心理治疗”主题演讲,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刘天君教授作了题为“气功心理治疗”,陕西省人民医院的张天布主任医师作了题为“禅宗的住相与精神分析的阻抗”的大会演讲。东西方对话的主题兼顾了其他不同文化的主题,如非洲、大洋洲等一些少数文化族群的心理研究。各种专题的研讨会全部安排在下午,一般会同时开张26-30 个。晚间还有数个不同流派和专题的工作坊收费培训。
       WCP奖:世界心理治疗学会为促进在全球的事业发展,对在发展事业上做出过重要影响的组织和个人进行奖励。本次大奖颁发给了为中国的心理治疗师队伍建设培养出优秀的骨干人才的“德中心理治疗学院”,以表彰其20年来为心理治疗在具有13亿人口的中国落地、生根、发芽、和壮大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德中心理治疗学院的院长玛佳丽和赵旭东,用热情洋溢的答谢词,表达了中德双方同道们的谢意,并表达了我们对于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认识。
花絮:
       心理学家也追星?认同的力量。年逾80的Otto F.Kernberg 是国际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家,前任的IPA主席 。我以前在国内外都听到过他的名声,知道他是人格障碍研究方面的权威专家,心中自然是对他充满着敬意。但是这次在大会上让我开眼的是,来自外国的同行们对他的追捧,一点都不亚于年轻的追星族遇到自己的偶像,或者仿佛是狗仔队的记者围着当红的明星一样。老人家在演讲结束的时候,竟然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照相机如密林高举,闪光灯似焰火闪耀,从演讲的讲台走出会场竟然费了将近半个小时。看来榜样的力量真是无穷的 ,心理学家的职业成长也需要以重要的人物作为认同的客体来促进。 在会议的晚间,他还为精神分析学界的同道做了一个专题讲座,国内外的二十几位精神分析的同道与其做了一次近距离的深刻交流。可能是因为他的声望太高了,以至于我们大家在一开始都没有人提问,这使得讲座的气氛有些沉闷。当我问到人格障碍的诊断思路中他提出的三个维度之一,关于认同弥散的概念,与我以往所沿用的发展心理学思路的阶段固着的概念有何异同时,他的目光立刻闪现出兴奋的亮光,声音也变得响亮了,这样的反应让我感到不是在同一个高龄的学者交流,而像是在跟一个年轻的医生在讨论。给出的两个回答页言简意赅,清晰明了,足见其大师级的超越理论的广阔视角。第一个回答是:是否为俄狄浦斯或者某个阶段的心理固着并非真实存在;第二个回答则是,关于人格障碍并不需要严格的遵循结构诊断的理论。真就像是练太极推手一样,大师的第一招是在我的预料之中,而第二个招则完全出乎我的预料。与高人过招,收益大焉。
       中国年轻学者的成长让人振奋;大会除了重要的演讲安排有同声传译之外,其他的中外发言者一律不设同传。但是看到匆匆赶场的人们依然从容安静,尤其是中国年轻学者们的表现更是让人赞叹。他们不仅在专业上表现出了充实,运用外语理解和表达也很自信。在我做的大会演讲讨论中,大多数的中方听众都能流利的用英语交流,甚至坐在一旁为我放幻灯的小伙子,看起来比我们科里实习医生张皓的年龄还小的北大学生,也兴奋的加入讨论,他不但能卡住理论的关键,而且英语表达的准确和流利也远在我这个主讲人之上。而大会翻译组长高隽的表现堪比CCTV和BBC的主持人。闭幕式上,我感受到这次会议对于中国年轻一代心理治疗师的成长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仪式,他们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成熟姿态。我甚至问张宜宏和陈静,我是不是已经老了,该死了。陈静回答说,心里治疗是一个需要实践和积累的学问,老了更有老了的价值。这让我感到还不能偷懒,需要继续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当然也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IPA对中国感兴趣。这次国际精神分析协会的现任主席Claudio Eizirik 应IPA中国工作组的邀请参加了本次的WCP大会。这也是这两个国际学术组织的第一次正式官方会面,大家为中国的事业发展走到一起来,中国也为大家提供了和谐交往的机会。 我们在圈子内交流可以中、英语并用,如果那位发言者觉得用英语表达自己不能充分的话,就直接说汉语,场里会有英语流利的同事如仇剑?、林涛等把他的意思翻译给外方代表。这与三年前我独自参加IPA巴西会议相比内心充实和自在许多。还记得我在那一次会议纪要里写到过“什么时候能在重要的国际级大会上听到到处有人说汉语该多好呀!”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真幸福呀!
       吃饭喝水困难:凡事总不能十全十美,这次大会好像也是为了符合这个规律,也表现出了一些让人不满足的地方。好像是不愿意在充实美满的会议内容中留下遗憾,这个不足因素的名额就只好由生活保障来顶着了。会场安排在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内,这里有相当大的绿地空间和充分的场地房间,但是因为安保的惯例,区域内部没有餐厅,也没有随处可见的便利小卖店。尽管会务组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场外最近可选的餐厅也需要走路20分钟才能到达,每次在外吃完饭再走回来,肚子就又成半饱了。有些人就是找开水吃方便面解决午餐的 ,加上场内服务人员少,茶休喝水每天要凭发的小票领取,真是辛苦了那些阳气旺盛,话多嘴快的人了。这样的经历,也着实是很好玩得一次大会。

心理治疗界学术交流和思想碰撞的盛会
----参加第五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后感
丁晓茜

       10月12日到15日,我有幸参加了在北京奥林匹克中心举办的第五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WCP2008由世界心理治疗学会(The World Council for Psychotherapy, WCP) 主办,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中国心理学会、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承办,是WCP第一次在亚洲国家举办的会议,也是第一次在中国举办的大规模国际心理治疗大会。这次大会邀请到David Barlow等多位在国际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界非常著名的学者和专家出席会议。时间安排很紧凑,学习的内容也很多,让我从多方面得到了收获。下面就几个优秀的部分谈谈我个人的领会和感悟。
       首先参加的是金洪源教授和王爱民教授的报告,《条件性情绪反应干预技术在情绪障碍治疗中的效果》。金教授与王教授不仅从理论的高度,更是组织三名研究生从切身的心理咨询与治疗的实践出发,对条件性情绪反应干预技术在情绪障碍治疗中的效果问题做了详细而精辟的论述,并提出了许多解决神经症问题的对策,见解独特新颖,使各位听众受益匪浅。在他的报告中他提出了三步有效的方法值得我们推广运用:
1、认知调整。建立对症状形成的正确认知;建立对自我的正确的或适当的评价,形成良好的适应性认知。
2、情绪情感干预。临床上采用渐近式的肌肉放松训练,使其情绪达到最佳状态,抑制原有的消极情绪。促进情绪、认知以及行为改变,形成不断增强的良性循环系统。
3、治愈后自我干预及防止复发。训练并教会求助者在遇到没有消除的负性条件性情绪反应的刺激时迅速控制消极情绪的方法。
       这次我们有幸听到了David Barlow教授的课。他的课自然生动富有情趣。阳光般的老师,阳光般的课堂。他美式的课堂教学风格让我耳目一新。
       接着听到了David Clark教授的一节观摩课《对焦虑障碍的认知治疗:从科学到实践》。David Clark教授上课幽默风趣,渲染力强,肢体语言丰富,表情动作夸张,很好地调动了课堂气氛,带动了学生的积极性。他的课很有层次感,循环地出示新内容,有效地巩固了新学习的知识。Clark教授展示了他深厚的教学功底,真正显示出了一个大师级人物的风采。看到这么优秀的榜样,我觉得以后要在多方面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提高自己的个人魅力,做好每一个报告,让学生轻松快乐的学习。
       在这次会议活动中,丁雪琴老师的《心理学对运动员的帮助----心理学在运动员比赛前后的应用》课生动、直观、形象,详细介绍了运动员的心理特点。报告过程中以学生为主,注意循序渐进,学生学得扎实,学得愉快。她的很多设计特别巧妙,我仔细的记录了她上课的全过程,准备将来借用到自己的课堂当中。
       这次研讨会上,我听到了不同风格的课,给我感觉最深刻的就是名师们的个人魅力,纯正的口语,幽默地谈吐,丰富多样的课堂活动,真正调动了学生的学习兴趣,有效地教育学生。在东方文化中,心理治疗已有上千年的历史 (如中国的传统中医、印度的瑜伽)。目前心理治疗与心理咨询在中国发展非常迅速,相关专业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地迅速涌现。东方的心理治疗思想已经越来越多地为国际心理治疗界所接受。在本次大会上,不仅西方的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的理论和技术在本次大会上得到交流,东方的传统思想及治疗方法,也在本次会议上展现其风采。WCP2008作为连接东西方文化的桥梁,为中西方心理治疗师之间进行学术交流提供一个独特的机会,无疑是东西方心理治疗界进行学术交流和思想碰撞的盛会。

 

 

参加第五届世界心理治疗大会感受

孙月芬

       感谢中国心理学会的辛苦劳动,组织本次对中国心理治疗事业的发展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大会,云集世界顶级的心理治疗大师,使我们有机会享用这次心理治疗领域的盛宴。
       我最大感受是:所有有效的心理治疗的关健因素:深层体验。所有语言、音乐、绘画,沙游甚至想象等等,都是与来访者建立关系,处理内心情结的媒介。
       比如看到同样一张耶酥钉在十字架上的图片,两个学员同时有一种内心的触动,但两面人感受则不在一样。一个同学感受到的是耶酥一直被钉在十字架上受苦,下不来。说着说着,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原来她在工作岗位上感到很苦,很累,又无可奈何。而另一位学员的感受是:耶酥的使命和神圣,耶酥是活在精神上的。内心层面感受到的是一种感动、一种力量。都是看画者当时内心的真实反映。
       第二个感受是:好的治疗师是一个大的安全的容器。如Margaret Warner, 在晚间工作坊一个数百人的会心团体中,许多学员心情焦躁,有的想急着学到一些技术,有的学员甚至开始挑衅,但老师,内心始终非常地沉静,有时她甚至只是缓缓地说:这个我也不清楚。过程中,你会感受到她的智慧和内心的力量。慢慢地发现,同学们自己也沉下来,一起走向内心,探索也越来越深入。由于是一个开放性的团体,每天晚上都有学员加入或离开,但这些似乎不会影响这个团体的发展。整个过程让我收益很深,这是不在现场是不能体会到的。
       第三个感受是:不同的学派虽然有不同的理论,但许多时候有异曲同工的之妙。比如行为学派的行为模式,T-A-T的脚本,精神分析学派的强迫性重复,家庭治疗学派的关系模式,其实本质是一样的,都是过去经验对现在的影响形式。还有一些技术,如:体验聚焦、内观、瑜珈、积极想象都有许多共同的特点,都是内在深层领悟的工作方式。都是在安全环境中让我们内心静下来,把注意关注到内心和身体,然后内在的能量会自动地向积极的整合的方向运行。
       第四个感受是:作为一名专业的心理治疗工作者,自我成长是终身的事,需要不断地体验自我,不断的领悟,不断地洞悉,加深对整个世界的深入的了解。只有对自己清晰明了的人,才可能帮助人。同时觉得,我们有着那么强大的团体,感到内心的一种安全。
       由于近来,工作头绪较多,大会丰富的养份还没有来得及进行深入的咀嚼消化。但体会稿截至日期已到,暂时就写这些。
       再次真挈地感谢中国心理学会!

 

 

自我之解构,关系之建构
汤寿旎,王敬群(江西师范大学)

       2008年的10月我有幸参加在北京召开的世界心理治疗大会,盛况还历历在目,感想颇深,惟恐日久生忘,因此记述下来,希望对日后的学习和工作有所助益。
       个人大都由着自己的兴趣参加了不同的工作坊或者研讨会,虽然每间房子里都讲述着不同的story,但参与者都是一样的兴致勃勃。不得不承认在当今学术流派百花齐放,异彩纷呈的时代,要想说给心理治疗的全貌理出个头绪来,着实不易,因此在这里也只能管中窥豹。
       本来想把所参与的每个工作坊的细节展露一下,无赖自己资料有限,笔录见拙。加之网上已有贤者登载详细,因此就不做赘余,在这里讲一下将几个工作坊的联系起来后的感想。偏颇之处望同仁指正。

Serge Ginger France): 梦的完形治疗
       完形治疗法并不主张去解析梦境,而是要把梦境带至现实生活中使之重现。此时梦已不被当作是过去的事,而是要在现在表现出来。做梦的人或许正是梦境中的一部分。对于梦境的处理方式包括:展现梦境,回忆梦境里的每个人、事、物及心情,然后将自己变成梦中的每一部分,尽量去表现梦境,并引出对话。由于梦境的每一部分都假设是自我投射,做梦的人会为梦里的各个角色或短暂的际遇编造出剧本,而梦中不同的部分,就是自己的矛盾和不一致层面的表现。通过这些相互对立层面间的对话,当事人于是能逐渐察觉到自己情感表现的世界。 (皮尔斯梦境理论)
       在对梦的处理方面,传统的完形治疗法把梦视为帮助当事人增进对生活中重要事务的察觉力的特殊通道。借助把梦的每一部分当作是自己潜意识里的投射,当事人便能够把梦境带入生活,并就其对个人的意义做出一番解释,进而为它负责。
       但在Ginger在完形治疗中,对梦的探讨赋予了新的含义,她不仅包含以往分析心理和格式塔学派对梦境的解离,更跳出了结构的框框,而进一步强调治疗师的卷入。治疗师给予情感的支持,与案主一起审视自身,在自我解构的同时,建构一种合理的支持的关系。让案主重述自己的脚本。
       完形治疗法是站在使人成长、强化自信的现实立场来进行治疗,而非仅是一套处理不正常心理偏差的系统化技术。正由于该法强调当事人与治疗者间的互动关系,因此,其无论在为增强当事人察觉力而提出的建议、启发或进行试验等方面,都颇具创新精神和创造潜力。

John DevlingAustralia): 魔术商店: 一种心理剧技术
       在一些治疗师的个别或团体咨询的实务经验中,经常运用完形治疗法来处理。这种行动式的治疗法令我印象深刻,它把冲突和挣扎带进生活。我发觉借助这种技术,当事人可以实际体验他们的挣扎,而非只是以一种敷衍的态度,不停地谈论问题。这样做的结果特别能增加当事人体验现实的察觉力。
       在众多心理剧中,值得一提的就是Devling的魔术商店。刚刚来到房间的时候,我确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Devling把童话般的世界带给了我们,一种反朴归真之感油然而生。他首先自己和案主对话,以契约交换的方式,让案主得其所好,但是故事其实才刚刚开始,案主发现自己要交换的其实是不同时候的自我,是快乐的自我与不快乐的自我,最终在角色的轮换间,让案主自己来对自己所期求的父母之“爱”进行诠释。两个自我彼此认同相互拥抱,并最终合二为一,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悠扬的苏格兰风笛(扮演另一个自我的女孩仿佛来自苏格兰牧场一般,呵呵)。整个过程即是一个新的故事的叙述,又是一个自身原来那个脚本的重建。
       但有一点,对于国人而言,童话般的叙述方式与华人的文化背景有别。我曾试着给学生们演示(不排除我存在技术缺陷),案主表示很难接受这种方式,她完全不相信存在这么个商店,即使勉强继续,她还是很难分离自己不同状态的自我,就更谈不上建构新脚本了。因此技巧是要根据案主的状况来选用的。另外,如果使用国人喜闻乐见的传说、民俗,使其融入我们的文化色彩不失为一条探索的道路。
       完形治疗法的另一项贡献,就是运用活泼的方式,把过去与问题有关的部分带进现在,然后再以生动的态度来处理这些过去的问题。治疗者用颇具创意的方法来激励当事人,借此帮助他们能够察觉以及有能力去清除有关现实功能的障碍。此外,在咨询过程中注意当事人明显语言及肢体动作也是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法。完形治疗借助技术的运用和敏锐的观察,可帮助当事人强化以此时此刻为中心的察觉力,这使他们不但能察觉到此时的感觉与想法,同时也可完全明白自己正在做些什么。经过这种历程后,他们便能对自己所言所行负起更大的责任。
       我特别欣赏完形治疗法中富同情心的面质技术。它不接受以绝望无助做为不改变的借口。当当事人下定决心要将整个生活做一改变时,完形治疗提供了颇多可供应用的试验技巧。 这里就不在赘述了。
        另外说一句,将魔术商店放在完形治疗里面谈完全是我自己的主意,至于它真正归于哪种技巧,在我来看是无伤大雅的问题,你可以认为她很人本,也可以认为它认知行为。就我而言,每种流派都在用着不同的技巧讲述的不同或者相同的story,区别只在于案主的认同与否。

皆藤章 (Akira Kaito)Japan):风景构成法
       风景构成法的起源是绘画疗法。20世纪60年代绘画疗法在美国和法国非常盛行。当时,主要是对患者的绘画进行精神分析解释,尝试用这种方法来达到治疗的目的。也就是说,当时是从以记录、分析患者的绘画特征为重点,逐渐过渡到将绘画用于临床,强调其治疗性和实践性,特别是自由画法对风景构成法的发明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更进一步追溯的话,还可以追溯到荣格。荣格指出:“原型是用自发性的描绘引导出来的。”“绘画这种方法不仅仅用于接近无意识,也用于控制无意识。当患者被特定的观念所束缚时,荣格会引导患者将这种观念表现在绘画上,通过绘画把引起这种不安的东西逐渐消除,并尽可能地完全控制。”
       关于绘画疗法,皆藤、藤绳(1996)是这样看的:“运用绘画疗法,就是在患者――治疗师的关系中添加进入了绘画这一表达媒体,形成了三者互相影响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患者与治疗师的相互理解被患者的绘画表达所同化,从而进一步促进两者之间的相互理解,并这样循环往复下去。所以可以看出,绘画疗法具有一个特点――“它真正地超越了个人的经验,是用第三种媒介来引导的。”也就是说绘画疗法是患者、治疗师、患者的绘画表达三者相互影响又相互体验的过程。

小结
       本文的题目用了“自我之解构,关系之建构”其实想说的是在这次大会上我看到些新气象。虽然以上所选述的几个工作坊其实来源于不同的流派,用着不同的语言,甚至治疗师的故乡之间都相隔甚远,但在治疗的宗旨上有着惊人的相似:技巧不再强调于对案主行为和作品的分析,案主是主动解构自我的,而这一点,只有在一种宽容,积极支持的氛围下与治疗师建构了新的关系以后才能顺利进行。
       另一点就是脚本的提出,又有说剧本,亦有说story,或许他们之间是不同的:可以是长篇的宏大叙事,也可以是舒缓的essay;可以是深度的,也可以是广度的。区别只是他们用来解决案主不同的问题。

       最后要说的就是来自阿根廷的声音Hector Fernandez-Alvarez(Argentina):作为一种改变过程和意识扩展的心理治疗,大胆的再次把大家讳莫如深的意识提出来,令人折服。其中也提到了脚本,是一种根植于人格上的叙述,用的是script ,呵呵。很高兴与大家分享!
 
联系方式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林萃路16号院中科院心理所内
电话: 010-64855830
传真: 010-64855830
联系人: 孔  君
E-mail: kongj@psych.ac.cn

中国心理学会 © 2010 cpsbeijing.org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785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林萃路16号院中科院心理所内
邮编:100101 电话:86-10-64888946  传真:86-10-64855830
Email:cps@psych.ac.cn